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卉兒初次和南方相見,就是在那間花店。 南方是個土生土長的北方男娃,雖然問及祖籍他的戶籍本上書寫的是一個遙遠的南方地名。雖然在那裡早已無宗親可尋,當年爺爺還是給孫兒起了這個簡單的名字。南方自小就沒有回過祖籍,他一直認同自己就是一個北方人。 南方自己也未曾想到,十八歲的時候,他考上了祖籍的一所高校。雖然那只是他的第二志願,但當他收到錄取通知的時候,除了狂喜,他還忽然有了一種莫名複雜的感覺。如果爺爺還在世的話,他一定會很高興吧。 獨自坐上南去的列車,坐了近有三天的時間。當播報的站名越來越靠近終點的時候,南方默默的流下了眼淚。車窗外遠山近水,綠油油的一片,一排排的樹木勻速的後撤。當遠處的大樹突然臨近的時候,卻也很快的消失在視野裡,回頭望去,又漸漸地離之遠去。南方不知道自己在感傷什麼,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時刻,流著眼淚,心中有喜也有悲。 南方初次和卉兒相見,就是在那間花店。 南方經常路過花店。高校地處鬧市邊緣,課餘時間,南方和同學習慣在街上走走,花店就在街邊的一角。南方很少一個人行動,和哥們在一起的時間居多。吃厭了食堂的伙食,就一起到外面找吃的。和哥們在一起的時間很快樂,一個人笑了,所有的人也都笑了。 花店生意一直不錯,南方知道,但南方一直沒有刻意地關注。有人買花,就有人就賣花,做生意嘛。但南方其實也明白,鮮花綻放、花氣襲人是世間美景,只是這天然之美本該在田間盛開,把山野的花在這鬧市群中變賣,似乎變了一種味道。 南方初次進到這間花店,確是偶然,只是路過。曾經無數次的路過,唯有這一次他想進去看一看,也許是當時沒有客人的緣故吧。週末的午後,溫暖的陽光西曬,整條街都懶洋洋的,很舒適。店前照舊擺放著絢爛的花朵,嬌艷欲滴。南方忽然想進去看一看,走進那間小小的花室,花兒別緻的擺放著,屋室裡有淡淡的花草香氣。南方眼前儘是各色美輪美奐,大部分都是他不知名的。花名也許並不重要吧,如同人的名字,南方也可以叫別的名字。 南方甚至忘記了店裡還有一個人的。他慢慢的走著,繞著花兒走了一圈、兩圈。畢竟花是人間極美,縱然已斷了根,被放進店裡,任人兜售,但這一刻是它一生中最嬌美的。自然中花期過了還能等下一期,這裡的花卻只能等待枯萎和凋謝,等待凋零之前或有人將她買去。但無論如何,這都還是美的。 是卉兒先和南方說話的。同學,你喜歡什麼花? 南方之後時常見到卉兒,常常的,他路過花店的時候,會見到這個女孩。偶然也會聊上兩句。卉兒說,她是打工的,來自農村,家裡還有弟妹。她只上過小學。老闆娘是她的遠方親戚,老闆娘現在不常來店裡,店裡的事情大都交給她。卉兒還說很崇拜大學生,你們都是才子。 南方第一次買花是半年以後了。南方問卉兒,送女生花,只能送玫瑰嗎?卉兒說,如果你喜歡一個女孩,就只能送她玫瑰花。 這並不是南方第一次的心動,但這卻是南方第一次和女生告白。 南方很緊張,雙手顫抖著將卉兒為他選好的一朵最美的玫瑰花兒送到學妹的跟前。說出了許久以來深藏在心底的話。學妹的拒絕很婉轉,但似很堅決。 南方是在半年前喜歡上下一屆的學妹的。 南方的雨季說來就來,傾盆的大雨從天而降,誓將世間洗淨。 表白失敗的第二天,南方獨自一人走出校園。天陰沉沉的,但雨後空氣格外清新。不知是什麼緣故,每日喧鬧的街市今日卻顯得格外寧靜,街上的行人也很少。沒有吃午飯,卻也不覺得餓,南方漫無目的的行走著,腳步竟漸漸的輕快起來。 路經花店,雨天的關係吧,店外沒有擺放鮮花。南方走進花室,像往常一樣看看今日的花開花落。 南方問老闆娘,卉兒怎麼不見?老闆娘說,卉兒前陣子就打算回家去了,一直也猶豫不決。昨天晚上突然和我說真的要回去了,今天早上就要走,我留也留不住。老闆娘忽然又說,你是叫南方嗎?南方點頭。 老闆娘拿出一個小本來,卉兒說如果有叫南方的大學生來,叫我把這個本子給你。 南方拿在手上,見是一個普通的簿子,翻開來,只在其中兩頁之間夾了一片干花,並無一字。南方見這花的形狀奇異,不是一般常見的樣子,顏色也不一,有的瓣兒顏色深些,有的淡些。 南方心若有所動,遲疑了一會,問道,老闆娘,你能告訴我,這花叫什麼名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