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水形成了河流,河流帶來了城市,流入大海,累積了文明,同時也孕育出張作驥的電影作品。 「忠仔」在淡水河出海口的八里海邊拍攝,遼闊的潮汐水景,凸顯八家將身上艷麗的民間色彩,粼粼河水在夕陽餘暉的映照之下,透視了忠仔的虛無。接下來的「黑暗之光」,面對的卻是基隆港的月光,說的是關於視障者的喜樂,明明是一片漆黑,卻帶給人一片光明與希望,像是綿綿細雨中,海港的月光,在黑暗中帶給你方向。「美麗時光」自然也離不開水,攝影機隔著一個大排水溝,訴說著鏡頭前這棟紅磚矮牆裡的這戶人家,即將要發生的一段故事。 時間是在夏末秋初吧,客家話的開場,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延續張導長久以來對於特定族群的關懷,以及為一般弱勢族群發聲的手法;張導述說故事的時間性非常寫實,故事的進行是沿著時間行進,不會因為要拍懷念的戲,就跳回去那個時空,彷彿暗示著美麗時光逝去之後將不再返,這樣的方式其實有點殘酷,逼著我們得面對真實生命,阿傑與小偉得去面對姊姊的癌症,得去面對父親的性格,得去面對他們居住的環境,排水溝的絕望與老是壞掉的日光路燈。 當然還是要面對阿傑衝動地開槍轟掉某個大哥的腦袋,他們因為這件事情開始逃亡,逃到姊姊以前男朋友在宜蘭的家,在大海的旁邊。父子兩代全然不同的背景,卻同樣地在逃亡,父親因為政局而逃亡,加入軍旅後暫居於排水溝旁,因為暫居而無心於家園,等到老到無力在對家園付出時,窩囊地沈迷於賭局,對於下一代也不知所措,兩代完全不同的背景,卻遺傳了遊牧的血液。 因為姊姊的病逝,兩個遊牧的孩子偷偷返家,卻還在壞掉路燈的窄巷口,被大哥的手下逮個正著…。荒唐與虛無的青春似乎在此刻劃上了休止符,但寫實的時光在此有了轉折,開始浪漫了起來,但仍舊離不開水。兩人縱身跳入混濁的大排水溝,卻豁然開朗,眼前是海洋的美景,熱帶魚在身旁游著,兩人又回到那美好時光,在水中玩鬧嬉戲。 學習著八家將的幫派年少,一排從事按摩的視障隊伍,以及這對糊里糊塗去作收帳小弟的兄弟。從淡海到基隆港,再到太平洋,張作驥與海的交情深厚,也許海洋孕育了萬物。寫實的三部作品,美麗時光卻帶著些許的魔幻,也許是片中出現的獨角獸,也許是片尾意外的轉折,也許是每個人心中的期待。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塊美麗時光,等待著你去體會與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