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3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早晨出門忘記帶手機,這是第二次,覺得很累很忙。 晚上回來的時候,回了幾個未接電話,其中有姐姐的。 姐姐這幾天總是覺得身體不舒服,很擔心她,告訴她檢查之後馬上告訴我結果,幾天來總是盼望著電話,希望她平安,是我最大的快樂。 姐說沒什麼事,檢查結果肝胃都正常,可還是吃不下飯,視頻的時候又在勸她,每天不要想那麼多,不要太操勞,不要太仔細,不要太捨不得對自己。 姐姐是個心細勤勞而且善良的女人,老公孩子就是她的一切,父親在的時候,她常報怨父母對我和哥哥偏心,唯獨她不受寵,其實老爸對我也只是溺愛,對姐姐才是語重心長。現在父親不在了,姐姐說我就像一個突然長大的孩子,有些時候她更像妹妹,因為面對她喋喋不休的嘮叨很多事我表現的更淡定,好多事我要告訴她不要這樣不要那樣。 而某些方面,我還是個“孩子”,像小時候還躺在她的腿上一樣,需要她的照顧。 知道她無事,心裡好開心。回姐姐那從來不需要像客人一樣,也不需要看姐夫的臉色,想怎樣就怎樣,他們常常還用那句“不聽話”來說我。而我真的很想像個孩子一樣永遠長不大。 姐姐說她想通了,當害怕自己得大病的時候,發覺一切都不重要,我說對自己好一些,其實愛自己也是愛家人。 別太計較,把一切都看得淡一些,開心一些,姐姐現在很瘦,她和我一樣的身高,可是體重才90多斤。我曾經也一樣,現在希望她胖起來,可以瘦,只要健康!其實胖也無所謂的。

| 1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荏苒流年荒逝,越發覺得心有淒然。不知道手心裡握住的濕熱是真實的溫度,還是午夜驚醒的餘悸。梔子開敗,枝葉仍然繁盛。彷彿,花落與其無關。獨我在這裡,依舊為一樹花無感慨。萬物願棄,唯我不捨。 如今依然盛夏息味濃郁,熾陽讓花樹朝喜暮蔫,如同這一夏裡我疲憊的狀態。秋來得輕巧,不緊不慢地醞釀著一場一場地風起雲湧。看見有人說,秋天何處不相逢。只不過,這麼多個秋轉冬去,我始終沒有發現你面朝我的方向而來。眼前的那一方風景,在光陰裡明暗有致,你一直是晦暗的印象,如同江南煙雨裡對岸的身影,走不出那似夢如幻的畫境。時日長久,終算習慣了。習慣一個人的孤單,習慣一個人的漠然,也習慣了一個人的摯守,直到與你對面。 才看了一句話說終有一天你會發現公交地鐵都是幾分鐘一班,而真愛一生只有一班。據說一個人要愛幾次才能最終遇見那個攜手一生的人。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要輾轉幾個人之後才能懂得哪一份是真愛。為什麼不是把所有的深情好生收藏,等待一次不棄不離的相守呢? 喜歡聽水木年華唱歌,滿是青春的修飾詞,佈滿淡淡的傷。《借我一生》這些日子反覆聽著,喜歡極了這其中一句“借我你的一生,你說好不好”。或許愛情就是如此,你願借我一生,我願還你一世。這樣,兩個人的一生一世便有了彼此,生世相伴。 謝謝對我說借我一生的你,說了抱歉只是因為你的一生我還不起。善良的你一定會找到願意借你一生並還你一世的那個人,我會一直在心底祝福。我會一直等,等到願意說借我一生而我又能還得了一世的人。或許身邊,或許遙遠,都耐心等待。 “……借我你的一生,你說好不好……”

| 6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很多時候 我們不會拿朋友和愛情進行比較 其實有時候朋友比愛情還需要我們的呵護 在安靜的夜裡 我想起的不是我曾經的男朋友 卻是我曾經的好朋友 男朋友分了就分了吧 不在乎 可能我沒有深愛 可是好朋友 說不在乎就能真的不在乎嗎? 至少我不能 我總覺得朋友在我心裡佔得份量比男朋友重得多 在曾經的日子裡 從小學 初中 高中 到現在的大學 我有過很多的好朋友 在每一個間斷 我都有不同的好朋友 但是好朋友是一生的 我總是這麼認為 我很珍惜這些友誼 不想失去 可是也總有這麼幾件不如意的事情 有時候我會懷疑是不是我做的不夠好 可有時候我又會覺得人有時候和犯賤 你對她越好 她就越不懂得珍惜 可是人也不能一味的付出 朋友很重要 可是知心的朋友不需要很多 只要真就好 時而的懷念朋友 卻增加的是自己的煩惱 希望大學裡不要有那麼多的虛偽 朋友真一點就好 我期待的不是愛情 是朋友